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微商网_找货源_微商货源批发官网_微商代理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谁说网络无闲人

[复制链接]

4964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6-12 19:38:50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网络无闲人
      
   
    一觉醒来之后,却是个阴沉的下午。四人的寝室只有我一人的身影。商主临走不忘交代:“我这一走,没人监督你拉,你个淫女,别在外面乱搞啊。”
    我很顺口的答应道:“不会拉,大不了多牺牲点,让你回来也享受一个。”她不屑地撇了撇嘴。
    哎,有了夫家的人就是不一样啊!看来妇德这东西对一般女人还是很有约束力滴。
    可惜了这天时地利,最近周围连一点雄性的气息都闻不到啊,阴气太重,这人和指数也该提升一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专家团全国学术交流会——唐山站圆满成功!个台阶啦。
    草草地就着一袋鲜奶吃了几片饼干。想起该上网看看啦。学校内部网吧永远都是氧气不足的样子,真不知道是人口多的原因,还是网络让人恋恋不舍,或者两者皆有呢。搞得每次上网达三个小时以上,我再出来就是个红嘟脸的女关公啦。
    可怜我微薄的脸皮受了多严重的熏染啊!可生在二十一世纪,跟网络接触就像你开门出来,不是遇见女的就是碰到男的,概率可是二分之一啊。
    按老规矩,刚登机就不忘把QQ挂在那里,再进入邮箱,毫无消息啊。玩了会劲舞团也不带劲。
    想起了高丽外邦当红小帅RAIN,便找出了他的视频。
    哇!以前还真没白喜欢人家啊,和李孝利热舞啊,极具挑逗性。看来男人性感起来不得了啊!
    正看得起劲,冒出个聊友叫什么秦哥的,这名字让我想起了大唐猛将秦琼大哥啊。我这人善良,一般不好意思冷了别人的热情,尽管现在这种情况,按情绪来说是不该理他的,后来也证明这是个错误。
    可我还是简洁地回了他,码字的。
    他说什么,感情这丫还不明白这是干吗的呀。
    刚好视频也看完啦,我突然来兴致了。我说我黄色组织的。我可不是经常这样干哦,聪明了这么多年了,偶尔晕一下难免的嘛~
    “小姐”这两字准备发过去,想了一下就看这小子参悟能力拉。
    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哦,那你们还收成员吗,怎么加入啊?”他回了这么一句。以下就是我们的聊天记录。
    贫贱不能自已:这就要看你的资质咯。阁下怎么称呼?
    秦哥:叫我小海就行了。
    你小海,我还大海呢。
    贫贱不能自已:哦,我小黄是也,你不秦哥吗?
    秦哥:呵呵,这是朋友的QQ,我偶尔用一下,看你网名比较特别就想和你聊聊。
    区……我网名可不是一般人能用出来的啊,还聊聊呢,更想动手动脚吧。
    秦哥:小黄美女,我看了你的照片,很屌哦!
    看这小子,又是没女人的寂寞主啊!
    贫贱不能自已:哦,这是我们组织的隐性宣传,还有让你更意想不到的呢。
    你小子要真成组织成员拉,也是最先暴露目标的叛徒,这年头打黄扫非可严着呢。
    在此申明,我可不是这组织的哦,虽说人算不上纯洁,但连内部小淫乱都称不上滴。
    呵呵~没机会嘛。
    丢了个“呵呵”给他。
    他又还了回来。
    反正也闲得慌,我就跟他侃到底。
    贫贱不能自已:那组织可要正式考验你咯。
    这时小女来了个电话,让我给她送钥匙,这女人,自认识我起就把我当成她退路啊。
    谁叫人家漂亮呢,又会撒娇,连女人都不放过。她要真是我女儿也就认了,叫她小女就是为了显得亲切,咱随和啊,可人家叫我女人,多生疏啊,喊得出来的都可以叫我女人,本来就是女人嘛。哎,被她使唤都形成条件反射了。
    我只好匆匆告别了,那小子竟然向我要组织的电话,我也没多想就把自己电话给他啦。管不了这么多啦,跟他费了这么大劲啥也没捞到,浪费我钱。
    啪滴一声,把电脑关了,走人。
    小女已经在寝室门口等我了,见到我笑的灿烂啊,算是对我辛苦劳累给她送钥匙的动人奖赏啊!
    哼,长得美就可以这样吗,那不把我们这等一般的同志累倒。还好,男人们对这更感冒,千金难买美人一笑嘛,要不我们这些以美女为伍的人可惨了。相形见绌也就罢了,这是精神的,麻木点就没感觉啦,可这肉身的受累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给我们家小女开了门,她就关心起我上网干了些啥,我能告诉她吗,当然不能。
    我的原则是,事情刚有端倪是不宜宣扬出来的,刚说了我脸皮薄嘛。哈哈,^_^。
    起码等事情进展到了高潮,我自个实在忍不住了才能抬到桌面上分析形势会怎样发展下去,集合大家的智慧,因势利导啊。所以我的人生还没有太大地跑出我的预测轨道啊。
    我敷衍说没干什么,随便玩了一下。小女像是了解似的笑了一下,没再追问下去。我们一起吃了两个甜橙,再聊了几句就回自个寝室啦。
    回来也没事做啊,课不上啦,书也看不进去。好心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发现,丫东西怎么这么少啊,这可不像一个女人的家什啊,但又想了想也没什么啊,我现在不也好好地以女人的身份长这么大了,所不同的是我可以随时提东西走人,一般女人可就难说咯。
    打个比方吧,如果有个男人打算和你一起私奔,我是可以随时和他跳上车的,等你们收拾好,我们早就到爪哇岛啦。
    和谁私奔不是私奔啊,人家重要的是完成那一刻的冲动啦,过了这时刻就没咱们的事啦。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今日的太阳已不是昨日的太阳滴。
    正胡思乱想之际,收到一条短信,我还以为是谁惦记本姑娘了呢。
    一看,原来是那个我认为教你如何健康的饮茶叫大海更好的小海同志啊,问我是小黄吗,我回了他,小海同志啊。他马上提议要见个面,我说生手我一般不接头的。他反应倒快,说你也知道是一般嘛,还声称见了面组织对他的考验才能更便捷有效地完成。
    他还真当我是组织的头啦。
    丫用诚恳的态度,低沉的语调和他不堪的经历说了一大堆理由。
    他说他高考失利就去参军啦,现在退役了,比我大一岁,也算是年轻,就是还没有为啊。
    我这人最惊不起煽啦,也觉得生活太单调啦,刺激偶尔还是要有的,虽然真的刺激来了我又会想办法逃专治白颠疯的药膏详谈儿童症状的。可美好年华真的不能束缚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啊,再说关键时刻不是还可以走为上策嘛,就答应见面啦,我是小黄我怕谁娘!
    我们约在学校附近的南门。最近空闲比较多,所以才会频繁出入那里,不见不知道,那里才是三教九流汇集之所。可以说大部分不在学校内部的同志都是齐集在那里要不就是去南门的路上。
    出入这里的很有可能就是将来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啊!
    我和大海的相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我们以站牌边一棵大榕树为据点。他可是要成为我的再传弟子,而且还是从民间收来的,没经过什么严格考核,待会可得观察仔细啦。就在这时有人向我走近啦。
    呵呵,是个高个子哦!忘了他进过部队的哦。近了一看,皮肤有点黑,很符合亚热带产性啊,但感觉不够阳刚啊。
    “同学,你要打的吗,我们就缺一个人啦。”感情不是大海同志,来了一条热情奔流的“小江”啊。
    “呵呵,同学,我躲躲太阳,等我老公呢。”我微笑着拒绝了他。
    “不好意思哦,我看你老看公交有没来,我以为……不好意思了。”说完就走了,连让人家回个不客气的微笑机会都不给。不说了等老公嘛不看公交看你啊,没天理!
    大海啊,你不是坐公交来吗,死哪去啦,还是翻车啦。不会啊,四年啦,我们学校年轻生命还没在公交上结束过呢。哎,一车的生命都被我意念死了,死大海还没出现。我又担心他是不是骗我啊,可他千辛万苦邀请我出来的啊。
    难道他是网络警师,专门在网上化装成聊友约会黄色分子,然后缉拿归案,那我可就出大丑啦。大海哥哥你可不要陷害我哦。
    “啊!”有人拍了我一下。我赶紧回头,看见一位顶着一头微卷黄发的小男孩。说他是小男孩是因为他长着一张娃娃脸,跟他的发型很相配哦。
    “你好,小黄美女是吧。”我小愣了一下,差点都忘了,小黄就是我啊!
    “你大海啊?”我把自己意识中他的称号给叫出来啦。
    “你说谁?”
    “你是小海吧?”
    “不,我是阿海的朋友秦歌,很高兴认识美女哦。”小卷原来就是让我想起大唐猛将的秦歌啊。那大海哪去啦,他既然带朋友来,不过这秦歌长得蛮可爱滴,叫秦弟才好啊。就是不知道大海长得怎么样啊,有秦歌这么可爱的朋友应该不会差多少吧。
    “哪小海呢?”
    “你说阿海啊,嘿嘿,你看他在冷饮店等我们呢。” 秦弟指向一家冷饮店。好像是有一个人一直往这边看。瞧,现在他还向我们挥挥手呢。我回头看见秦弟也在做同样的动作。
    “老实说,你们是不是观察我很久拉?”我装着很生气的样子。
    “呵呵,没有啦,我们刚想过来,看到一位男同学向你走去,我们还以为你在等他呢,你们好说了蛮久,还好他没把你带走,要不阿海可悔啦。”
    听了他的话我又气又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那他不是一个人走了吗,你们怎么现在才出来。”
    “阿海还是担心你在等别人啊,所以让我过来问一下。”
    “是啊,我是在等别人啊,别人不就是你们家阿海吗?”
    “呵呵。”我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除了媚笑就不会其他笑啦。
    “那小黄美女我们过去吧。”说完往阿海的地方走去。
    我紧跟上他的步伐。这个阿海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想做我再传弟子考验他呢。呵呵,不过去了个资差的补上个……
    呵呵,发展发展秦弟倒是可以滴嘛。好好培养,将来说不定就是黄坛一枝独秀啦。可爱的男人啊,可怜我不是黄坛中人。
    阿海见到我们笑脸相迎,看了我几眼,我也回看了他几眼。哎,跟秦弟不是一个等级的啊。
    换句话说,如果让我现在走人,再见到此人我不敢保证这回看的几眼已进入我的脑海,谁叫他不长得特别点呢。
    希望他不要在言行上再让我失望啊。
    “小黄美女,想喝点什么?”还算他懂得客气。
    “叫我黄吕就好,别美女美女叫得人肝儿都颤,一杯香橙奶茶。”
    “呵呵,好不叫美女,我郑海,朋友都叫我阿海,这是秦歌,歌唱的歌。”他看了看秦歌。他还想说什么我打断了他。
    “秦歌是吧,我还以为哥们的哥呢,我认识了,你朋友嘛。先上饮料,我渴死啦。”
    “黄吕同学真幽默。”说完和秦歌互看了一眼,叫冷饮去啦。
    冷饮上来,我赶紧大吸一口。这年头也就是想喝杯饮料还得跟别人费这么大劲,以后可能的话还是自己做好啦。
    “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啊?”我先发制人,知己知彼,方能如何如何。
    “我刚退役不久,工作好没定,不过在Z市这样的地方还是容易谋生的,哦,秦歌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算是个人才哦。”阿海可真积极啊,把别人要说的都说完啦,让别人介绍他妈去呀。
    瞧,人家秦歌好素质啊,毫不介意笑着客气:“阿海,才没你说的那么好呢。”这语气啊,感觉就像是女人在向男人撒娇啊。受不了!
    还好有人CALL我啦,是我们的SALA姐,街舞协会的朋友,叫我去打牌呢,虽说我不想打牌,可我更不想面对这两个闷骚的男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中国微商论坛

GMT+8, 2019-6-20 15:15 , Processed in 0.1531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